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五大公司结成联盟零售药房如何结盟应对

2019-01-10 12:51:02

五大公司结成联盟 零售药房如何结盟应对

5大巨头结盟 近日,由沪、京、津、渝、穗5城市的5大医药商业巨头发起的“中国医药商业经济联盟”(下称“联盟”)宣告成立。 联盟的成员分别是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太平(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市医药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州医药有限公司,均为区域性医药商业的龙头。 2004年,这5家公司的销售额排名在同行业中全部居于前10名,销售总额超过280亿元。其中上海医药股份公司去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占据国内药品销售活跃的上海市场50%以上份额;广州医药有限公司和重庆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去年的销售额均超过50亿,而天津太平(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去年的药品销售额也分别达到了31.5亿和近30亿元人民币。 近两年来,随着国家对医药流通业的监管力度加大,药品定价、招标采购等调控措施进一步加强,以及医药业竞争的越来越激烈,医药流通业已经步入了微利时代。据中国医药商业协会会长王锦霞分析,经过连番的药品降价,医药流通中约130亿元的利润在无形中蒸发,综合利润率已经下降到8%乃至更低的水平。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5家行业的佼佼者,也难以忍受医药流通业利润被削薄的阵痛,于去年4月开始了彼此间的合作。当时许多业内人士就意识到这五强必将结盟。 3个层面的合作 “联盟是当前医药流通行业现状的必然催生物。”在谈到该联盟的出现原因时,双叶药房副总涂兆勇这样对说。 据了解,5大公司“联盟”的目的是整合各自企业在当地药品分销上的优势,实现“合作、联动、互补、共赢”,共同应对医药微利时代。今后,一家企业拿到代理权,5家企业可共同分销。联盟的合作则将在3个层面展开:分销层面结盟——以联手的形式降低现有经营成本;行业层面结盟——针对医药行业内出现的各种问题共同研究对策,集体向有关方面建议、呼吁,比如药品采购招标等;产权层面结盟——5大医药公司企业共同商讨内部、外部重组并购事宜。 药价有望降低 作为医药界一件重大的事情,联盟的出现,在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联盟的成立,将会使联盟成员从药品生产厂家进货的过程中更有话语权,共同对药品生产企业施加压力,以降低药品进价。”涂兆勇向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重庆市医药商会办公室主任刘四新对压力进行了具体解释:“这5家结盟的公司都有比较好的品牌,在老百姓心中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对于药品生产企业而言,这样的药品经销商无疑是他们乐意结交的客户。更为重要的是,这5家药品销量都很大的公司实行‘一家拿到代理权,5家可共同分销’的策略后,联盟的药品采购量将大幅增加。如此,联盟成员在与药品生产企业进行药品采购谈判时,将增加谈判的筹码。比如,以前每件100元的药品,今后很有可能被联盟成员以80元的采购价与药品生产厂家进行谈判。” 在自己的药品价格被联盟成员单方面要求降低后,药品生产企业又不得不将自己的药品销售给联盟成员。但尽管药价低了,但联盟成员采购量的增加,将使药品生产企业增加产量,从而降低生产成本,实现薄利多销,而且还不会积压库存。 药企面临压力? 重庆市医药商会会长、重庆陪都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唐良平表示了同样的看法:“联盟对药品生产企业很有可能形成压力,因为药品生产企业寻找市场,必须要通过药品商业流通企业。” 但当谈到陪都药业是否感受到了这种压力时,唐良平却直摇头。“陪都药业实现了均衡生产,药品有30多种,不仅定价实实在在,而且销售范围涉及到全国各地及国外,联盟暂时还不会对陪都药业形成威胁。” 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外和国内知名的药品生产企业在选择品种代理商上处在强势地位,各地分销商由他们挑选,而分销商之间也存在着不规范的竞争。在当前供应商(生产企业)-批发商(流通企业)—零售商(零售药店)的医药产业链条中,流通企业的利润。这使医药流通企业认识到增强谈判能力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一旦医药商业联盟建立起来,并真正发挥作用,医药商业企业也就有了更大的谈判能力。”刘四新说。 联盟有垄断嫌疑? 这种可以向生产企业施加压力的谈判能力,会不会对药品的流通环节产生影响? “联盟的成立,一方面可能是为了稳定沪、京、津、渝、穗5大城市的药价,让这些地方的药品价格不会乱。因为药品价格一旦乱了,结盟的5家公司自身利益就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也不排除联盟有垄断的嫌疑。”刘四新认为。 刘四新所指的垄断嫌疑,是针对药品从药品生产厂家进入药品商业企业这个环节而言。“药品生产企业一旦将自己的某种药品代理权给联盟成员后,迫于联盟成员的压力,其它医药商业企业便很难从药品生产企业手中获得该种药品的代理权。”刘四新对说,这样就有可能形成联盟成员掌控大量药品资源,而其他医药商业企业手中的药品资源日渐减少的局面。 唐良平也认为,尽管联盟是市场竞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其目的之一是为了降低经营成本,但却不排除其有垄断市场的可能性。 唐良平的理由是:这五家公司是全国知名的药品商业企业,药品销售量特别大,联合在一起有影响市场的能力。而且任何形式的联盟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都有可能形成垄断。 垄断不易实现 这种垄断在国内已经有了苗头。唐良平向介绍,前段时间,广州一个药业集团拒绝集团外的厂家药品进入集团。这种举动被业界视为垄断行为,受到了业内人士的普遍指责。 “但这5家公司结成的联盟会否形成垄断,目前还不能下结论。这要看其‘游戏规则’是否符合垄断的条件。”唐良平反复强调,一个形成垄断的联盟,简单来说要达到两个标准:利用联盟优势低价倾销产品、达到占有市场的目的,对联盟外的企业和联盟内的企业不一视同仁。 涂兆勇则认为,联盟虽然有垄断的嫌疑,但要真正实现垄断却是比较困难的。“在我国,往往是许多药品生产厂家同时生产一种药品,药品商业企业既可从这家药品生产企业采购某种药品,也可从那家采购该种药品。这使得我国可供垄断的药品品种很少,尤其是仿制率很高的西药更是如此,从而在客观上使得联盟只可能在极少数药品上实现垄断。” 联盟不是垄断 而对于联盟是否是垄断性的,联盟的成员有着强烈的反映。“说联盟是垄断性的,完全没有依据。”重庆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杨敏在中对说,联盟的形成,完全是行业自律行为,成员以沙龙的形式互通有无、互通信息,不统一价格。联盟成员的初衷不是搞垄断,今后也不会搞垄断,联盟的章程、任务、形式、任何条款也不是垄断性的。而且,目前联盟的5个成员只是发起者,联盟随时都会欢迎各医药企业参加。 联盟能否成功? 对于联盟的未来,杨敏流露出了几分自信:“联盟占有的信息、资源和络是得天独厚的,有很多医药生产企业处于自我提升、壮大的需要,都表示希望加入联盟。目前,哈药集团正在北京申请加入联盟。” 但杨敏同时又表示,“联盟能否成功,还要靠实践的检验。” 在过去,医药行业曾出现过各式各样的联盟,如广州6大药品连锁企业的采购联盟、沈阳三大连锁巨头统购统销的采购联盟等。但这些联盟都由于内部意见非常难以统一而相继解体。 这5家公司的联盟是否会重蹈覆辙? “联盟能否成功还值得怀疑。”唐良平认为,能不能实行利益均分、能不能运转自如,是联盟能否成功的两个重要方面,而这现在还无法判断;同时,外资医药企业正在做进军中国市场的准备。联盟能否顶得住这股力量的进攻,还是个未知数。 唐良平的怀疑还在于,联盟能否把好应有的度。“适度的联盟可以降低经营成本,给企业带来好处。但如果超过了这个度形成垄断后,就会对消费者和行业发展产生影响,不利于经济的发展。而一旦联盟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又会对自己不利。以前,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一些企业就是例子。”他说。 据杨敏介绍,联盟是一个不涉及经济往来的松散联盟。也没有约定发生纠纷后的解决办法。 “由于联盟没有资金方面的利益和股权方面的关系,在各项决策上就难以达到高度一致。能走到那一步,能否成功,需要时间去检验,现在还无法断定。” 涂兆勇称。 药商欲结盟应对 尽管如此,一些医药批发零售企业还是感受到了来自于联盟的威胁。 3月底,当联盟准备成立的消息传出时,华北制药董事长常幸一行曾秘密抵达重庆,与太极集团董事长白礼西就双方合作等问题进行了密谈。有媒体报道说,此次密谈是太极集团与华北制药进行的是商业合作和工业生产方面的碰头会。双方的合作真正体现了医药工业和商业之间的强强联合。 业内人士认为,重庆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和平药房与太极集团旗下的桐君阁股份有限公司,一直存在着很激烈的竞争。联盟的出现主要是针对桐君阁等大型的医药商业企业。而太极集团与华北制药的合作,正是为了应对5大公司联盟给桐君阁带来的威胁。 对此一说,太极集团不予承认。“桐君阁销售的产品侧重于中药,这与和平药房有所不同。而且桐君阁有集团内药品生产厂家的大力支持。联盟的出现,不会使太极集团面临压力。”太极集团宣传处邓姓人士对说。 对于威胁之说,杨敏也有自己的看法:“桐君阁与和平药房之间的竞争,是天然形成的。联盟的形成,并不是主要针对桐君阁等医药商业企业,更不会对其造成威胁。而且和平药房还是太极集团的大客户,每家和平药房都有太极集团生产的药品。” 而重庆万鑫药房副总李宏的话,似乎表明了重庆其他医药商业已经感受到了联盟的威胁。“医药行业竞争异常激烈,我们的压力一直都存在。我们曾经有过与其他药房结盟的打算,希望联手对抗联盟。” (时

眼镜布定制厂家
吹膜机配件
广州NVH200扫描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